常春藤印象:哈佛并非“精英主义”的温床

东子mx发布于2014-10-08      1730次浏览      0条评论      

作为英澳混血、伊顿牛津毕业生,James是如何看待哈佛大学的呢?

我对某地的第一印象一向失之千里。虽曾有幸就读伊顿、牛津等名校,但我对它们的初始判断却总是严重错误。乍一看,伊顿无聊至极,牛津则无非是一个巨大的运动场。后来我才发现,我对两校的初始印象实在有失准确。

因而,我诚挚建议阅读本文以及“常春藤第一印象”系列其他文章的读者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于我而言,我至少希望自己的判断力能够比十三岁时更胜一筹,彼时的我不过是个穿着短裤在伊顿的运动场上疯跑的顽童。但即便再睿智,我也不可能仅在哈佛晃荡两天就能予之以完全公正客观的评价。

哈佛之名何如?

可有人没听闻过哈佛的大名?无论生长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你都注定会在某时某地“邂逅“这所全美最古老且最负盛名的大学——可能是在某本书中(比如威廉•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抑或是在某部电影里(比如《心灵捕手》《社交网络》和《律政俏佳人》等)。这个名字每天都会出现在新闻、印刷品中。美国所有机构中,论全球知名度,或许只有白宫可与之媲美了。

“哈佛”早已俨然成为“优秀”的代名词,这是一座培养未来领袖的游乐场(罗斯福、肯尼迪、小布什、奥巴马等,不胜枚举),一所养育艺术家的温床(艾略特、汤米•李•琼斯、汤姆•莫瑞罗等,仅援引几例)。但卓著的声誉也意味着沉重的包袱,并会不可避免地招致一些批评的声音。或许对于哈佛而言,最为普遍的反对之声就是针对它那名不副实的“精英主义”:录取阶段,它将更多的目光投注在了家境,而非申请者真正的学术实力上。哈佛广场,以及那些稚气十足的高年级俱乐部,都是这些富可敌国的子弟们“遗赠”的产物——一位哈佛学子曾坦率地向他们富有的校友表达了感激之情。

于是在一个宜人的八月午后,我动身前往哈佛,希图揭开真相。

剑桥何如?

提到哈佛,就不能不说一说它所在的剑桥市了。和我所到过的其他大学城几乎如出一辙,剑桥也是一个五色斑斓的混合溶液:裹挟着古雅的二手书店,高档连锁餐厅,快餐店和各色暴利的纪念品店。事实上,剑桥坐落在波士顿的边缘,这里的生活恬静而舒适。对于那些爱好热闹的人来说,乘地铁前往波士顿市中心也不过20分钟的时间——总之,这是一座对于新来者来说大小正合适的城市,18世纪的厚重历史感和爱尔兰、意大利的现代文化影响在此水乳交融。在我到访过的所有美国城市中,波士顿迄今仍是最友好的,漫步其中,拂面而来的皆是欧洲的气息。

校园何如?

从查尔斯河南岸进入校园,迎面而来的便是哈佛体育馆的混凝土单体建筑:宛如矗立草甸的巨大岩石,威武肃穆,不掺杂丝毫想象中的梦幻剧场气息。在它右侧,坐落着举世闻名的哈佛商学院:小径通幽,纵横交叠,有红砖小楼散落其间,似乎更像一个梦幻剧场的绚丽剪影——维多利亚时代的逸风浮荡校园,正奠定了哈佛的主基调。初来乍到的人或会将眼前之景错当成是19世纪的某处英国校园一隅。

但是和大多数英国大学不同,哈佛校园仍有一个明确的中心点。那些形形色色的研究生院(法学院、商学院、肯尼迪政府学院等),皆如卫星般环绕着哈佛庭院(Harvard Yard)——大部分新生宿舍、图书馆、院系教学楼和教员办公室皆簇集于此。哈佛庭院摇摇欲坠的红砖围墙保卫着侧身其间的学术王国,而那些形形色色的院系建筑就堆挤在沐浴圣光的草坪周围。哈佛庭院有太多知名的大门,很难说哪个最具标志性意味(所以也就难以拍一张合适的照片作为本文的配图)。

走进庭院,你会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座几近离奇的文化熔炉中,加州的极客时尚与维多利亚时代的浮华绚丽宛若阴阳两极相克相生。怀德纳图书馆和纪念堂带有立柱的外立面在参差不齐的草地上投下巨大的阴影。而草地上则零星散布着时髦艳丽的座椅——仿佛硅谷某个创业公司的外围空间。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你,这所拥有400年历史的古老校园,正在通过社会网络的力量一点点地年轻着。

学生何如?

仅通过短短几分钟的接触就对一所学校的学生群体作出评价实在太不自量力,何况我所面对的是一群哈佛学子。然而幸运的是,我漫步校园之时恰逢新生报到会当天下午,因而我可能见到了比任何其他下午都更为丰富多样的学生样本。

我在哈佛遇到的第一群人是在主校门那里:一群身着清一色紫色T恤的青年男女,站在“欢迎来到哈佛”的横幅前面,上演着歌舞青春里的一幕幕,散发出令人尴尬的活力与激情。但考虑到正值八月未央,且是新生报到的第一天,这个躁动不安的场景似也不那么令人惊讶——但和英国大学的新生周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英国校园里所有的只是局促的对话和羞涩的脚步声,仅此而已。后来在哈佛庭院里,我撞见了另一群穿T恤的志愿者,他们正在柱廊的台阶上逗新生开心。

欣赏那些在校生激情四射地载歌载舞固然有趣,但最富真情的一幕则是由新生们自己上演的。当然也会有一些鄙夷和不屑的面孔,但大多数新生都坚定不移地相信师兄师姐们的表演正是美国大学生活的真实写照。他们满怀希望地投身于这张兄弟会、餐会俱乐部和校友晚宴交织成的封闭网络中,在他们眼中,这张网里的人友好、有趣且彼此志趣相投,但又有一些陌生与神秘。

当我在那些校园名胜前摆pose拍照时,是否有人投来异样的目光?——确实有一些高年级的学生这样做。但至于他们是因为见到我的怪异造型发笑,还是因为彼此对话中的一个小笑话,我就不得而知了。媒体对于哈佛的报道片面至极,因而即使并未见到任何有关“精英主义”的确切证据,让我用一种不带丝毫精英主义的眼光审视这座校园也并非易事。我所遇见的这群学生似乎是一个相当好的多种族混合样本:穿polo衫的白人学生并不如媒体所宣称的那样,占据显著的比例。   所以说,这一天的所见让哈佛学子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定格为了一群极客,他们对于这所享誉全球的高等学府充满了期待,尽管表现这种期待的方式是如此怪诞诡异。

招生官何如?

每当我参观一所大学时,我都会努力和该校的招生官搭上话,以便从侧面感受一下这所学校的校园文化。当然,和我交流的招生官数量有限,由此获得的对于哈佛的印象也是较片面的。但在这一情况下,这一点片面的印象也如罅隙中的光亮般能予人重要启迪。

作为一个英语专业的毕业生,我得以向老师请教的最好机会要么在人文科学研究生院,要么在特殊学生办公室(专为一年制交流生而设置)。后一种其难更甚,那里的人一般不愿意当面和你说话。但我却欣喜地发现,英语系的老师们竟十分愿意面对面和我探讨申请事宜。只需一次简单的预约,他们就会给我诸多有益的申请建议,甚至还会提供一些系里其他相关人士的名片。

在我看来,大多数院系的老师都态度友好。因而每一位有此需求的学生都不妨一试。

分类: 心理学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 当你仍然不知道你要怎样对待你的生活的时候

  • 做了大夫后,发现更需要拯救的是人心

  • 中国在线教育平台大全

  • 研究发现:大学学业好,性格更重要

  • 改掉坏习惯的三个步骤

  • 【暴强】网络流行语被高手编成诗了

常春藤印象:哈佛并非“精英主义”的温床: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