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难以言说

东子mx发布于2014-10-07      1884次浏览      0条评论      

孤独,难以言说

我经常会经历一股浓烈的孤独感,就像非常迅猛的海浪,“唰”地一下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冲上来,然后又慢慢地、缠绵地退下去,退下去,退下去之后海面回复原先平和的形状,而四周的空气中饱含住那种令人瑟瑟不安、口鼻发堵的空虚与寂寥。而这种寂寥的余韵于我而言,却是一种十分享受的东西,因为那是一种轻盈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东西,它催化我的情感腺体,也让我的思维开始运作。这时内心有一种只我一人同世间万物连接的卓绝之感,这是我耻于开口的内心的一点点小小的自傲。

年轻的时候常常会发问,为什么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摩擦会如此之重?每个人都是特殊型号的齿轮,他们在一个特定的角度合拍,然而旋转几步过后便卡住,难以往下运行。从来没有两个人可以做完全相合的齿轮;我心中如鬼魅般清楚地明白这一点。然而总会有些齿轮因着开始之时两个人相契合的顺畅体验,便一时乐过了头想要多转几度,于是之后两个齿轮要么一个忍痛妥协与迎合,要么彻底争吵与宣战,相处失了度。

我怀疑会有人对我以下的经历产生共鸣:常常有朋友在我们无法契合的那个瞬间对我说,黄鱼,我对你真是失望啊。这种话真是让我心中万分苦涩,然而我也不能同他们解释清楚齿轮的道理:因为这份真相似乎很是伤人,这份——两个人不论怎样亲近也不可能分享所有事物,两个人不论怎么亲近也始终有些情绪只能一个人感受——的真相,真是伤人啊。不论怎样我们都无法摆脱这种孤独的处境:对此我十分坦然且享受地接受,对于另一部分人而言这或许是绞尽脑汁难以解答的生活的荒谬之处。

孤独这一物,究竟是不是普遍地存在于这个世间,普遍地如苔藓一般铺在每个人的内心?

蒋勋也话过很多孤独,我甚至以为孤独是他所有美学的基础。他在《孤独六讲》中写的序是这样的:

“我可以孤独吗?我常常静下来问自己:我可以更孤独一点吗?我渴望孤独,珍惜孤独。

好像只有孤独生命可以变得丰富而华丽。

我拥抱着一个挚爱的身体时,我知道,自己是彻底的孤独的,我所有的情欲只是无可奈何的占有。

我试图用各种语言与人沟通,但我也同时知道,语言的终极只是更大的孤独。

我试图在家族与社会里扮演一个圆融和睦的角色,在伦理领域与每一个人和睦相处,但为什么,我仍然感觉到不可改变的孤独?我看到暴力者试图以枪声打破死寂,但所有的枪声只是击向巨大空洞的孤独回声。

我听到革命者的呼叫:掀翻社会秩序,颠覆阶级结构!但是,革命者站在文明的废墟上喘息流泪,他彻底知道革命者最后宿命的孤独。

其实美学的本质或许是──孤独。

人类数千年来不断思维,用有限的思维图解无限的孤独,注定徒劳无功吧。

我的《孤独六讲》在可懂与不可懂之间,也需无人聆听,却陪伴我度过自负的孤独岁月。

我的对话只是自己的独白。”

这样的陈述是有些决绝的,相较之下,周国平要平和地多。“你与你的亲人、友人、熟人、同时代人一起穿过岁月,你看见他们在你的周围成长和衰老。可是,你自己依然是在孤独中成长和衰老的,你的每一个生命年代仅仅属于你,你必须独自承担岁月在你的心灵上和身体上的刻痕。”

这样阐述孤独之后,他又说了一些很有启发性的话:“孤独中有大快乐,沟通中也有大快乐,两者都属于灵魂。一颗灵魂发现、欣赏、享受自己所拥有的财富,这是孤独的快乐。如果这财富也被另一颗灵魂发现了,便有了沟通的快乐。所以,前提是灵魂的富有。对于灵魂空虚之辈,不足以言这两种快乐。”

这是一种大智慧之境,原来孤独同沟通并不存在矛盾的关系。或许每个人都是这样,掌握好属于自己的一块小小领地,同时不断地用自身的轮廓去寻找和他人相契合的部分、感受相互亲近的美妙。没有人应当在世上茕茕孑立地活着;所有人也会在满目喧嚣之间悄悄地藏起一份孤独而僻静之处。我们还是快乐而丰满地活着;而你的孤独,在可知与不可知之间,在可懂与不可懂之间。

分类: 心理学   

本文标签: 孤独

相关文章:
  • 研究发现:大学学业好,性格更重要

  • 中国在线教育平台大全

  • 当你仍然不知道你要怎样对待你的生活的时候

  • 做了大夫后,发现更需要拯救的是人心

  • 为什么有人不喜欢照相?

  • 【暴强】网络流行语被高手编成诗了

孤独,难以言说: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玩玩